小鬼王给昆仑君的一封信

这是一封昆仑君绝不会看到的信,它和其他几百封信一起,被深埋在功德古木树根下。一万年太久,久到懵懂的小鬼王长成了令三界胆寒的斩魂使。人人都怕他,却没人肯爱他。他偶尔会累,累了就给昆仑君写一封信,或者画一幅画。他很少说爱,只说今夜月色真美,可惜缺了你在,就少几分颜色。




昆仑:

        多年不见,展信安。

        人间是个好地方,我最近太忙,总顾不上你那边,但想到你正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着,心里就能好过些。神农的药钵阴魂不散,总害怕我会去见你。其实不会的。你教过我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我全都记得清楚,我既然答应了他,就不会食言。

        地府不信任我,可我其实不擅长勾心斗角,对鬼族来讲,大抵什么都能用拳头解决。可你一定不喜欢这样,有人说,喜欢是放肆,爱是克制,我忍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 你这一世的妻子不好看,还不如我,但是我真的羡慕她。她可以同你共枕,与你亲密无间,我却偷偷看上你一眼也得小心翼翼地提防着被发现。我把你左肩的魂火戴在脖子上,这几千年,我一想你,就会感觉到它的温暖,甚至有时,我会有种凭这火熬过残生也未尝不可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人间学了好多,也常被人夸赞什么“端方雅正”“温润如玉”。我答应过的、承诺了的、约定好的,通通都被我完成了。如果、如果你哪天能够看到,会不会也夸赞我几句呢?我现下也就靠着这些微薄的幻想来慰藉自身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你要是知道了,肯定又会说“没追求,我鄙视你”这类的话吧。

        都怪我,是我没出息,是我太喜欢你。

        昨晚我梦到你了。其实我早不用睡觉,但太累了,就跑到功德古木上睡了一觉。你在梦里对我笑,还叫我“小巍”。我一见你就憋不住要哭,我憋得眼睛都红了,还是滚下几滴泪。你看见我哭,就不笑了,冲我摆摆手,背过身去。我想要冲上去抱你,你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 醒来我好难过,但没有哭,以后也不会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封太冷清,又黑又无趣。我待得无聊,就跑到人间。我踏过十万大山,突然有了一个想法。昆仑神筋在我体内,万山皆听我号令,我以血养山,令万山生出山灵。我告诉山灵们,他们的父亲是昆仑。我走走停停,大好河山极美,却不如你曾带我看过的。那时你说:“漫天淫雨,连这大好河山都不好看了”,可那是我此生见过的、最美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 你已经走了这么久,我仍觉得你还在,就像昨天我还跟在你身后,你赶也赶不走。

        患得患失,啼笑皆非。这人间山海无一不是你的影子,你像我从睁眼以来就开做的一场大梦。你早已抽身远去,我却还不愿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愿醒来。

愿君
        此生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巍

评论
热度 ( 51 )

© 石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