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诫

很少回粉,冷静白嫖。
凭自己本事挖的坑,我为什么要填。

【双聂】无题

一个没有意义的短打

祝大家鸡年大吉吧:)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

聂怀桑嘴里叼了根草,躺在房顶上,心想。

镇子上人来人往灯火通明。毕竟快过年了,四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样子。火红的灯笼高高挂在屋檐下,小孩子们也拿着炮仗乱跑,他难得有些安宁的感觉,甚至想要回忆过去。

当年聂怀桑曾和聂明玦一同去过镇上除夕的灯会。年幼的聂怀桑在那年第一次被哥哥逼着放了鞭炮,从此便对那种东西有了阴影。如今倒是好了许多,只是没人再借着锻炼他胆子的由头逼他做任何他不愿意的事了。聂怀桑翻个身望着头上的天,房顶的瓦片硌得他的背有些生疼。

旁边一只猫儿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房梁,金色的竖瞳机敏地盯着他。聂怀桑伸手拎着它脖颈上的皮毛把它带到了自己怀里,那猫没有挣扎,甚至还在闻了闻他的手后就在他怀里安静了下来。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撸着猫,猫也顺服的蹭了蹭他的手。

“你说这是为什么呢?”

聂怀桑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同猫儿说话,他道。

蓝忘机魏无羡二人正满世界地游荡,蓝曦臣对金光瑶的执念似乎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退去,宋子琛带着晓星尘的残魂游历。事已至此,每个人都有了属于他们的,或好或坏的结局。

只是为什么你不在了呢,大哥。

为什么是你呢?

天上有颗星星一闪一闪的,像是要对他说些什么。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聂明玦:谁教你叼根草躺别人家房顶上的?胆儿肥了啊聂二。


要过年了给自己喂口刀子orz

评论
热度 ( 72 )

© 石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