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诫

很少回粉,冷静白嫖。
凭自己本事挖的坑,我为什么要填。

白狄 狄白无差

现代paro

一块小甜饼

大概是已经同居的老夫老妻设定

两个笨蛋情侣的日常

作家白&职员狄

有没有ooc就请跟随自己的心吧(咳

以上



李白又喝醉了。

狄仁杰收到消息的时候李白正趴在酒吧的吧台上耍着酒疯。

睡梦中被吵醒的狄仁杰以武则天的名义起誓,以后无论李白喝得再怎麼厉害也不会再管这个傻逼一丝一毫。旁边的李元芳习以为常地摸摸自己的耳朵,告诉他这是他这个月第三十次发这个誓了,如果让武则天知道那就有好戏看了。

狄仁杰沉默地在心底给他记上了一笔:“干涉上司私生活,扣工资。”

夜半三更,街上一个人都没有,偶尔会驶过一辆火力特大一看就是敢装过的摩托,除此之外连个出租车的影子都看不到。狄仁杰听着那响彻耳畔的轰鸣,思索明天要不要去公安局写封匿名举报信做一回雷锋。

正在他思索的时候,元芳已经开着小电驴过来了。他把车停在狄仁杰面前,蹦跶下车,就直接回家了。狄仁杰沉默片刻,想着要带李白这个醉鬼回家,又还是坐了上去。

在接到电话后的半个小时,狄仁杰终于到了稷下酒吧。

这是个清吧,环境不错也不算很吵闹。台上的驻唱歌手大都还是学生,他们唱的基本上是一些民谣或是欧美的新歌,李白没灵感的时候总会带上一个本子一支笔,来这里坐坐。

很显然他来的时候李白早已经安静下来了。安静下来的李白不吵不闹,就喜欢坐在那里盯着狄仁杰看,要是狄仁杰不在就看着地板发呆。狄仁杰被李白看得莫名其妙有些脸红,他仔细想想还是把这归结到了酒吧氛围太热烈这个原因身上。

说起来李白也算是这家店的老熟客了,连带着每次接他回去的狄仁杰也和这里的酒保成为了点头之交。那热心的年轻人冲他笑笑,似是叮嘱地说着:“狄哥,今儿个白哥可喝的不少,你得好好管管他,在这么下去他身体可受不住。”

狄仁杰冲他笑笑,拽着李白出了门。他径直把李白摔到了小电驴的后座上,自己骑了上去,嘀嘀嘀地往家里开。

李白迷迷糊糊地坐在后座上,半夜的凉风吹散了狄仁杰身上的酒气,露出那股并不怎么浓烈,却很好闻的薄荷味沐浴露的味道。李白忽然伸手环抱住了前面正在开车的狄仁杰,借着酒劲凑到他耳边,带着些许酒气和暧昧,他说:“怀英,我好喜欢你。”

这突如其来的耳语倒是吓到了狄仁杰,本来面上还没有退下的绯红又腾地一下窜了出来,直直窜到了耳根。慌乱中狄仁杰一个不小心松开了车把手,结果就像老天爷也见不得这对乱秀恩爱了似的,他们俩齐齐摔到了地上。

幸而李白的反应能力还算是不错,勉勉强强护住了狄仁杰没被摔伤,不过他自己就没有幸免于难了。李白只堪堪护住了自己一张帅脸,肩背却用力地磕到了地上,他估摸着已经青了。

深夜四点半,扁鹊的医馆也早已经关门了。狄仁杰心想家里还有点红花油,就推上已经动不了了的小电驴,拉着个捂着肩膀的李白,慢慢走回了家。

狄仁杰给李白上完药后他就坐在沙发上抱住了狄仁杰的腰。李白的头搭在狄仁杰的肩上,头发抵到耳朵让狄仁杰不自觉地有些想要闪躲。李白垂下头,把脸蒙进狄仁杰的睡衣里,他闷闷地说:“怀英,我喜欢你。”

狄仁杰在他怀里乱动,想要让他的头放远点,却被他锢着自己腰的手搞得动弹不得。他有些无奈地应道:“怀英也喜欢你,行了吧?”谁料李白变本加厉,将头埋到他的颈窝里贪婪地呼吸着那只属于狄仁杰的味道,嘴里还一直念叨着“喜欢”啊“怀英”啊这样的字眼。惹得狄仁杰一生气,拍开他的手回房睡觉了。



----------fin---------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44 )

© 石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