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诫

很少回粉,冷静白嫖。
凭自己本事挖的坑,我为什么要填。

代价

1.
在送走了椿和鲲之后,湫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他觉得自己挺可笑的,明明喜欢得不得了,可还是把她送了出去。
湫在灵婆这儿休息了几天,或许是以前野惯了,被拘起来的日子真叫他受不了。可是灵婆不许湫回去,他说自己早已时日无多,需要一个人来传承衣钵。
湫要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一些代价。
2.
——没有谁离了谁就不能活的。
日子一天天的过,湫不知怎么,忽然这么想到。湫已经三年没见到椿和鲲了,他们一定在人间过得很快乐吧,其实这样就很好了。
那盆椿留下的花湫还收着,他在举办成人礼时偷偷回去了一次,花被椿的妈妈收得好好的。湫虽然不忍,可还是拿走了花。这是他唯一能留下的一点纪念了。
3.
十年过去了,灵婆终于撒手人寰。他走得很安详,脸上的笑也有几分解脱的意味。湫忽然想起自己以前问过他,湫说:“说起来你为什么会留在这里?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吗?”
灵婆眨了眨那只仅剩的眼,他说:“为了赎罪。”
湫想继续追问,他却不再答话了。过了良久,湫才听到灵婆用平缓的语气这么说道:“……有些债,是还不清的。”
4.
灵婆走后,他也不再想回去,只是守在这儿,看着一条一条的鱼,一条一条的命。时光在指尖溜走,在湫出门的时候,他望着水面自己的倒影,忽然发现自己,变得越来越像灵婆了。
倒不是说长相,只是性格,真的太像了。
因为寂寞,湫开始养猫。因为悲哀,他喜欢数着房里的鱼。他甚至也变出了几个分身,就为了陪自己打盘麻将。
我难道也会变的吗?
5.
那次灾难虽然没有人离开,可是却对所有人都造成了极大的打击。洪水渐渐退去,人们看到那已经被冲得不成样子的家园,失声痛哭。
那是所有人住了一辈子的地方,那是曾埋葬着他们的先祖和回忆的地方啊!
后土组织大家重建家园,湫偶尔也会去帮忙出力。大家都说他沉稳了不少,就像是一息之间长大了一样。
6.
湫喜欢上了喝酒,他去问鹿神,他说:“你那日说的孟婆汤还有吗?”
鹿神没有回答,只是笑笑,他说:“你已经不需要了。”时间会冲淡一切。
湫说:“那你给我一坛酒吧。”
这天,他喝到酩酊大醉,一边哭一边叫着椿的名字。
其实他什么都没忘,只是什么都不愿说。
“椿,你要和他好好的。”在彻底昏睡前,他这么说。
7.
三十年过去了,他也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。闲时逗猫,没事看鱼,实在不行就去鹿神那里喝上一盅。
重建十分成功,他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只是想起来灵婆的话,“为了赎罪”。说起来,他也算是在赎罪吧,赎那份不属于自己的罪。
他捋捋猫毛,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。面前的人冲他祈求,说情愿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一个人类的性命。
8.
他嘴角扯出一个莫名的笑,挥挥手,说了句送客。
一转眼五十年就过去了,他太闲了,闲到只有依靠回忆打发时间。他回忆着,忽然发觉自己的回忆,好像都被一个人全部占据了。
她笑的样子,她哭的样子,她吃东西的样子,她生气的样子,她委屈的样子,她玩耍的样子,她施法的样子,她所有所有的样子。
椿,我想你了。
9.
七十年的时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。长到让小辈们都已经忘记了那场灾难,短到抹不掉湫心底的那个人。
湫自学了画画,第一副画就是一枝艳丽的海棠,红得刺眼。他把画收起来,折了笔,叹了口气,决定以后再也不画了。
没过多久他的奶奶就死了,奶奶死的时候他没哭,以后他也不会哭了。
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。
他告诉自己,然后甩甩手就去了鹿神那里喝酒。
10.
九十年后的现在,湫又见到了椿和鲲。椿化作一条红颜色的海豚,鲲头上的疤还在,湫看着他们,终究还是流下了眼泪。
他找了个接班人,是个很实在的少年。
百年,千年,湫的大限已到。他快活了十七年,然后为了一个人,困了自己一辈子。
他也不知道自己伤不伤心,他只知道,原来时间,真的可以冲淡一切。
湫终于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了一生的代价。

--------fin--------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50 )
  1. 安少轩🎩石诫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石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