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诫

很少回粉,冷静白嫖。
凭自己本事挖的坑,我为什么要填。

【藏白】朝圣

风之旅人paro
没玩过游戏应该也能看懂……吧?
只是个大致的梗,懒得细写了,哪位要写评论说一声就行,我等粮等得快饿疯了。
元旦快乐。








武藏和李白都是朝圣者,他们从出生起就向着遥远的圣山进发。他们一出生就是成人的模样,身上披着红色或者白色的斗篷。朝圣者可以借助符文的力量飞翔,收集到符文会使得他们的能量上限提升。朝圣者之间无法用语言交流,只能靠符文散发出的光来表达感情。武藏诞生在沙漠中,他像无数个朝圣者一样坚定地前行。他从不会为大漠的景色所停留,斗篷上带着的帽子遮住他行色匆匆的脸上的表情。他走过沙漠里的花,走过壁画,走过桥梁。他从不觉得寂寞,因为他有着一颗执着的心。

他从不觉得寂寞,直到他遇到了李白。

李白有着与所有朝圣者都不同的洒脱的气质,他飞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只灵巧的鹤,他会笑,会珍视沙漠里的花,会为走过的沙丘题诗,会为路过的桥梁题诗。他极浪漫,极潇洒,他像一阵风。

武藏在路上遇到了李白,准确点说,李白从天而降到了武藏前面的沙丘上,脸着地。武藏没管他,继续前行。李白对这个人冷漠的态度见怪不怪,因为所有的朝圣者都差不多是这样,但这是他十多天来遇到的第一个朝圣者,他太无聊了,所以就跟上了武藏。

后来武藏看他浪啊浪的,看出了感情(不是)。李白会递给他一朵沙漠里难得的花,会发出符文来告诉武藏他的存在,会无聊的在沙漠里走出一个心形的图案。他开始给李白以回应,比如路上的等待,比如回一个符文告诉他自己的位置,比如偶尔会冲他笑。他们走到了流沙瀑布的时候,李白犹豫了。但武藏没看出来,他笑着冲李白招手,李白就跟了上去。

他们一起走过粉色的沙漠,奔跑过夕阳下的回廊,却在机械蛇攻击的时候走散了。武藏在原地等了他很久也没等到,于是他走了。朝圣者不会被机械蛇杀死的,机械蛇只会撞落他们的符文,武藏想:

我总会在圣山见到他的。

后来武藏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寂寞,他一个人来到了满是符文的大厅,走入前路的风雪。

他在风雪中,发现了一朵红梅。

李白回到了他身旁,冲他发出符文,打招呼。武藏回应。他们彼此依偎着向前,一起躲过大风,一起走过悬崖。

再后来,李白倒在了雪山上,武藏望着他,意识到自己此后就是独自一人了。

可是武藏在几步路后也随之倒下。

没有一个朝圣者会对此觉得甘心,武藏也是。他在不久后醒了过来,无数的符文漂浮在他身侧,他冲着圣山顶部的光芒飞去。

他见到了此生最美的景象。

但是他环顾四周,李白不在。

武藏向前飞去,随着与圣山之巅距离的缩短,他的记忆也在消逝。他走到雪地上,下意识地画了个爱心,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。武藏走入了圣山顶部散发出光芒的缝隙。他突然想到:

我总会在圣山见到他的。

他是谁呢?

武藏记不住了。

附记一:
李白题的诗只有自己看得懂。他题诗的方法是飞到半空掉下来,砸出一个坑。他只多砸几下,然后笑嘻嘻地表示,你就当我用摩斯密码写的诗吧。

附记二:
李白是一个错误的存在,他和所有的朝圣者都不同,类似于游戏中的bug。他不能靠近圣山,因为所有的朝圣者都会在那里死去,朝圣者的灵魂会被投放回沙漠,开始再一次的旅途。但李白不会,李白死在圣山上,就意味着这个bug被彻底清除了。所以他在通过流沙瀑布的时候会犹豫。但是他还是走了,陪着武藏到最后。被机械蛇撞飞之后,李白想过就这样吧,也不用去圣山了。但是他看到武藏在等他,武藏等了多久,他就看了多久。直到武藏决定跟他在圣山再见。他清楚武藏不会放弃伙伴,也明白他会选择什么——在圣山会面。

在风雪中,李白红色的斗篷像一朵红梅。他赶上了武藏,最后也死在了圣山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1 )

© 石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