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诫

很少回粉,冷静白嫖。
凭自己本事挖的坑,我为什么要填。

【狄白】若梦(一)

*警官狄×狐白
*现代paro
*ooc有
*一块小甜饼
*会有后续
*其实是一篇元旦贺文

狄仁杰在雨天捡到过很多东西,比如说一支钢笔、一朵玫瑰、一包湿了的烟,再比如说,一只长得像猫的狐狸。前者大多都被扔进了垃圾桶或被送到失物招领处,后者却因其极厚的脸皮而赖留在了狄仁杰的家里。彼时的大警官还只是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学生,他仍旧青涩稚嫩。就像是才成熟的柠檬那样,李白曾这么评价他。狄仁杰总觉得李白的比喻很是清奇,不知道如何反驳。但他也懒得去反驳这个逻辑清晰的傻子,只是翻了个白眼就随他去了。

李白是个傻子。于是狄仁杰总是这样担心,没了我这个傻子该怎么办。可是李白讨厌狄仁杰将他当做痴呆对待的态度,气得连耳朵都收不回去了。

但这不能怪狄仁杰。李白在雨夜被狄仁杰捡回家,随后又被当猫喂了十来天,之后就突兀地变成了人。狄仁杰记得清楚,那是个不错的黄昏。他刚刚打开家门,就发现了一坨在沙发上蜷曲着的长着紫色头发的不明物体。夕阳的余晖透过窗纱洒在了李白的身上。李白没穿衣服,白嫩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。他以一种极其不好睡的姿势睡在沙发上,修长的腿蜷缩在怀里,整个人压在腿上,额头抵到沙发上,就像还在母亲肚子里的婴孩。他紫色的长发散落在光洁的脊背上。

应该是关门的声音惊扰了他,睡梦中的李白伸了个懒腰,望向大门。狄仁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家中的裸男,心跳差点停了一拍。李白望着他,眼神由迷糊转为清醒,进而迸发出一阵喜悦,他像还是狐狸的时候那样扑向了狄仁杰。幸亏狄仁杰下盘够稳,不然他就该被热情的家宠给按到门上边去,而不是将他稳稳搂住。

手感不错,这是狄仁杰的第一想法。而扑到他身上后李白才发觉,自己变成人了。

……!李白顿时一僵,懵逼了。

我的妈!扁鹊的药不是说要三天后才见效的吗?为什么我就睡了一觉就变成人了!而且我的衣服呢!不能因为我是睡着了变身就不给我衣服吧!长得像猫的狐狸也是有人权的啊!我该怎么办狄仁杰会不会把我赶出去!要不要直接装作啥都不懂!

……诶,我还可以装作才变成人的什么都不懂的狐狸嘛。李白给自己点了个赞。他顺势蹭了蹭狄仁杰的脖子,学着还没变成人时的样子叫了几声。狄仁杰搂着他的屁股,抱也不是放也不是。想了半天,最后还是把他抱到了沙发上放下。

严肃正直的警官拍拍李白的头,想着刚刚李白的行为,心底有了个猜测。

“小白?”他叫自家家宠的名字。

李白用亮晶晶的双眼看他。

是的没错了。狄仁杰确认了他的身份,因为他那双黑亮的眼眸简直和自家宠物一模一样。他在心底叹了口气,默默谴责自己随意往家里带活物的这种行为。尤其是这个活物还成了精。建国以后不准成精。狄仁杰思索着带他去派出所自首,想想还是作罢。

“你乖乖坐好。”

狄仁杰进房间里给李白拿了件T恤。那是件商场促销送的赠送,大得可以给李白当裙子穿。狄仁杰有洁癖,不喜欢别人穿他的衣服。他又给李白找了条新内裤,没找到裤子,干脆就没拿。出卧室,又一眼望到了沙发上的裸男,呼吸困难。兢兢业业地为家宠穿好衣服,狄仁杰可以说是很手足无措了。

正在他们俩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的时候,李白突然眨着那双无辜的眼,开口道:

“我饿了。”

没想到李白还会说话,狄仁杰虽然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被吓了一跳。

“会说话?”
“对呀。”
“是怎么变成人的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变成人是要做什么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知道什么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
几轮问话下来,狄仁杰被他彻底打败,起身做饭去了。

TBC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9 )

© 石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