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诫

很少回粉,冷静白嫖。
凭自己本事挖的坑,我为什么要填。

魔王李白和勇者武藏.2

*这章武藏并没有出场

宫本武藏,一个活在第一句话里的男人

*ooc

*撒把土,设定快忘完了。






武藏有时候会觉得李白比他更适合做一个勇者。

然而李白也确实曾当过勇者的。

在不知多少年前,这个村子的魔王并不是李白,而是一个现在的人们早已叫不出名字的家伙。李白的父亲同魔王战斗了十来年,他是个勇者。

彼时的李白尚且年幼,对于自己的勇者父亲,他向来是既尊敬又仰慕。村子里所有的小孩都羡慕他有这样一个父亲,他也为此自豪了很久——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有一个勇者父亲的。

他的母亲去世得早,据村长大人说,她是被魔王给生生掐死在病床上的。就在李白出生不到十年的时候,她患了很严重的肺痨,那是个传染病。村里人把她安放在离村子较远的山上,让她的丈夫每天送饭给她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始终赢不了勇者的、狡猾的魔鬼潜入了她的病房,亲手扼住了那个温婉的女子的喉咙。她只有在无力地挣扎里扯下魔王的几缕头发,以期复仇。

那天的晚霞红得像是要点燃什么,李白的父亲披着血红为他的母亲送去晚饭。在晚上,天就下起了雨。

李白的童年结束在了一个雨夜。

年幼的他握住那双冰凉的手的时候,他的手也在发抖。他望向自己的父亲,那个素来坚强的男人在暴雨中红了眼,而他似乎从来都挺得直直的背也佝偻了几分。

或许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还有一个孩子,他迈着僵硬的步子走进屋子。他用宽厚的、带点滚烫的手掌抚摸着李白的头。李白的视线模糊了。在见到母亲的尸体后再没掉下一滴泪的他,终于在自己父亲的怀里哭出了声。

自那之后,李白决意要当一个勇士。

他的父亲在短短几年里就已经老得不像话了。李白无力挽回,只有接替父亲抵御魔王的入侵。他做得很棒,每一次交手都竭尽全力,但魔王却好似有什么顾虑,不肯同他全力以赴。

在李白父亲临死前,他把李白叫到了床边。他已经老了,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年轻时那么中气十足,他说:“你长大了。”

李白点点头。

他又说:“你知道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?”

“被魔王杀死的。”

“不是。她是死在了村长的手里。”

“……”李白的瞳孔收缩了一下,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。

“你已经长大了,有些事也应该告诉你了。

“其实我和魔王在很多年前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。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,我们一起练剑,一起爬到后山上,就只为了看星星,一起下河摸鱼,一起爬树遛鸟。

“他是孤儿,只有我一个朋友。

“有一次我听到消息,匆匆赶到几十里远的镇上收拾一只小恶魔。回来时就看到很多人围在他的破茅草屋旁,吱吱喳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“我一打听才知道,他杀掉了一个小孩。

“我本想询问他为什么,却听到村长的怒喝和伊莲娜的哭声。伊莲娜住在隔壁,她人很好,孩子才三岁,孩子父亲早早就去了。我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做,只想冲上去质问。

“这时候他在屋子里骂村长,说杀了又怎么样,关他什么事……”

“那个孩子是他杀的吗,父亲。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躺倒在病床上的人抬手捂住了眼睛,“可是那时候我一时被冲昏了头脑,提着剑就和他打起来了。等我回过神来觉得不对劲的时候,他早已被赶到了山上,成为了被所有人厌恶魔王。

“村长告诉大家,他是前魔王的后裔,潜伏在我们村子是为了伺机制造混乱。而我也就因此被推为了勇者,被勇者的光环迷住双眼,再没同他说过话。因为我知道,一旦他说他是被冤枉的,那我就不可能再理直气壮地同他干架,也不可能在心安理得的当这个勇者了。”

李白垂着头,脸上的神情晦涩不明。

“你后悔吗?”半晌,他这么问自己的父亲。

“我快死了。”

李白看着他的眼睛,那双已经不再清亮的、昏黄的眼。

“咳……你母亲死得很蹊跷。我怀疑是村长做的。”李白的父亲别过头,不肯去看李白清澈的蓝眼睛,扯开了话题。

“她死的时候是中午饭不久,抓下的头发应该是村长塞进她手里的,那个时候我正在同魔王对峙……”

他说的越来越没力气,李白没再听下去。

“我先走了,父亲。”

躺在床上的那人是他的父亲吗?李白似乎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迷茫。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真的是他的父亲吗?

脑子里盘旋着的疑问让李白出门时走得有些踉跄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6 )

© 石诫 | Powered by LOFTER